安忘

一个用来存放各种乱七八糟负能的马甲号。

明明死的悄无声息,葬礼却偏要办的声势浩大。

思念

我不可否认我恨你,亦无法停止爱你。
当路西法的绳索套上我的脖颈,我定与你誓死纠缠。
在去向地狱的路上,我们谁都别想逃。

无病呻吟

用手压压伤口,清晰的痛觉牵动着神经。
为什么在胸口跳动的那个地方也传来同样的感受。
对不起。
我想真的有很尽力去成为正常。
讨厌神经敏感过度的自己。

心不在焉的听着老师讲课
“如果现在挥霍过度的话,二十年后各种疾病就会找上门来哦。”
“所以大家要好好注意身体。”

“活不到二十岁的,也不会有二十年以后。”用只有自己听的见到声音轻轻呢喃。

不会去死,心里是明白的。

在真正想去死的时候从未把死之类的话挂在嘴边。
反而特别小心翼翼,生怕被别人看透了心思。
“能悄无声息的死掉最好了。”

“太麻烦了,死了算了。”无所谓的把话挂在嘴边,人真是太奇怪了。在不在意的时候却能说着以前最不敢说的话。

生活很平淡。
也算的上无病呻吟了。

有很多想说的,不知从哪说起。

晚上发消息给基友,没回。
特关正巧提示她发了条说说。
查看,无权访问。
忍不住给她发了条
“你是不是把我删了啊?”

没吵架没闹矛盾没冷战。
昨天还回了我一条消息。
但是就是不安。
明明知道不可能还忍不住去怀疑。

对不起我什么都没有。
就连你我也没有信心留下。

请原谅苍白贫乏的我。
请原谅敏感多疑的我。
请原谅自卑不安的我。
请……爱我。

我有在努力,去微笑。去成为温柔的人。
我有在努力,去阳光。去变得融洽合群。
我有在努力,去坦率。只言片语掩饰伤。
想成为能被拥抱的人。
想被你爱。